滕占敏:“刀”笔世界的诗情雅致
发布日期 : 2019-10-31 15:08:46 点击 : 3908

滕占敏的创作

腾占敏以竹为纸,刀为笔,在竹笔杆上刻了四个字,每个字不到0.5厘米。横画突破竹子飞走了,竖画沿着竹子深入,锋利的刀刃出现在笔的转折点。精致而有意义的竹子字体给毛笔增添了一种古雅的味道。

有了刻字机,任何字都可以刻在竹子上,但是越规则越不灵敏,就越没有手工雕刻的味道17岁时,他接触了竹雕。腾占敏从事这一行业已经30年了。通过竹雕,他还发展了娴熟的书法和篆刻技巧。“如果没有别的,就像它一样。只要没有物理问题,它可以随时雕刻。”

雕刻成千上万个单词只需要一把刀。

琉璃厂东街有许多卖墨、纸和砚的商店。丰富的文化氛围使这条街看起来非常轻松。位于其中的戴玄月仍然保留着“前店后厂”的模式。钢笔车间面积又长又窄,前后有两张桌子。有七八个工匠面对面坐着。雕刻大师滕占敏在最偏远的地方。

一盏台灯,一把雕刻刀,一把软刷子,不需要太复杂的工具,几分钟后,笔杆上的九个字就会被刻上,“壮丽的景色被戴玄月所提炼”。新雕刻的笔杆还带着竹片。当用软刷来回扫时,图案都很清晰。每平方英寸的竹字精确而工整,笔画有力而密集,赋予毛笔以神韵和神韵。

令人惊讶的是,无论哪种汉字,无论字体,无论大小,腾占敏都依靠自制的刻刀,从不造纸。

“它穿过的地方和断了的书法笔一样。它只需要跟随圆柱体使它熟练,刀不动,笔杆旋转。垂直绘画是不同的,刀从下到上雕刻,笔从上到下书写。用不同的力和角度来控制它的笔画,各种字形就出来了。”腾占敏的眼睛清澈透明,笑容真诚,说话带着传统工匠常见的质朴和羞涩,但他的眼睛在刻字时专注,双手坚定有力,动作连贯。

17岁时,腾占敏在老家山东莱州笔厂学会了制刷和竹雕。“首先是向村里的老主人学习。他每天都模仿主人的话,晚上睡觉醒来时不得不切几把刀。”他学东西很快,手很稳。许多无聊的事情对他来说很有趣。“从学徒开始,我用的切肉刀是我自己用砂轮做的。它被称为一只手。”后来,其他人的刀也被移交给腾占敏。

在家乡工作了15年后,腾占敏的刻字名声越来越大。戴玄月的老板伸出橄榄枝,邀请他来北京。在这条著名的文化街上,随处可见的书法艺术给腾占敏带来了新的灵感。“我们能不能同时学习书法和刻字,把书法技巧运用到刻字上,把竹刻的表现力和艺术性提高到一个更高的水平?”有了这个目标,腾占敏每天都在手边反复学习和练习竹制器具。有时候我的右手疼,我甚至不能用筷子。

你手掌上的老茧越来越厚,但是腾占敏的话却更加刻骨铭心,更加生动。

书画艺术融入竹刻

笔杆上的文字是毛笔制作的最后一步,也是使毛笔更加漂亮的一个重要环节。腾占敏在掌握全套制笔技术的基础上,将书画风格融入笔杆的字体中,使毛笔更有观赏和收藏价值,注入新的活力。

为毛笔写笔名时,腾占敏经常会密切关注,并将字体与毛笔本身的特点结合起来。例如,戴玄月的“九鼎”、“十回”毛笔,由于笔杆由原始厚重的乌木制成,笔名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他选择篆书字体来表现庄重的气氛。另一个例子是唐杰,它是专门为写楷书而设计的。这两个楷书字最能传达其内涵。

更难得的是,腾占敏对书画的探索不是一点点,而是深深渗透在生活中。

周末早上6点,腾占敏在圆形蜡笔宣纸上,用李商隐的书法“我想知道为什么我的镶嵌竖琴有50根弦”说早上好。午饭前,拿一把白色香蕉风扇,用精致的小字体写下“风中桃根桃叶”。一首歌“南江春柳词”与丝扇和谐一致。别人悠闲的喝茶时间是腾占敏的辛勤工作。260字的心经刻在折扇的扇骨上,需要六七个小时。午夜12: 30,他摊开笔和纸,在入睡前练习一些基本技能。在腾占敏,书法和竹刻相辅相成,互为受益。无论是笔筒、扇子、尺子还是纸刀,所有能找到的竹制工具都在他手里被“切开”,并改变了它们的外观。

在钢笔前面,不再只刻着普通的四字成语。“骏马有力而清新”,意思是书法和骏马一样有力,给毛笔增添了更多的精神。文听云题写了一整首诗的莽菩萨也不例外。字符饱满湿润,不会因其尺寸小而变形。

"我现在不累,但是我的眼睛不太好。"腾占敏希望年轻人能更多地了解这些传统工艺,“这是我们的中国文化”。

继承竹雕字体库的断裂话题

传承是网络时代传统文化面临的最大问题。

在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文化形式越来越多样化的今天,有多少年轻人知道竹雕这种古老而高雅的艺术形式?答案并不乐观。

方正字体设计总监邱银偶然去戴玄月买了一把毛笔。笔杆上的字体让他爱不释手,他想出了制作字体的主意。

字体库的要求不同于艺术创作。中文字库的最低标准是6763个字符,这是一个简化版本。如果要包含传统字符,总数接近10,000个字符。考虑到标准化和统一性,腾占敏在选材方面做出了很大努力。“自然生长的竹子不可能一边都很大。如果要有相同的厚度,就必须一个接一个地挑选。”用卡尺精确测量,腾占敏的笔杆厚度几乎相同。

当他挑选完材料后,他利用业余时间雕刻、雕刻和思考。一个部首怎样才能看起来更好,字形的比例怎样才能更和谐?每一个人物都像一件独立的作品,共同构成了腾占敏独特的艺术风格。

一年后,最初的“方正滕占民竹刻风格”终于发布,它以欧洲楷书为基础,融合了各种风格的长处。太神奇了。数百个笔杆用绳子绑在一起,卷成一大堆,像竹简一样。

与毛笔书写风格相比,竹雕风格将笔的含义与刀法结合起来,使其显得更加硬朗、犀利和侠义。这套中式字体可用于古籍排版、海报、包装设计、广告设计等场合,以更现代的形式进入公众生活。

“我没有把它当作一种高科技,我把它当作一门艺术来研究和学习。”腾占敏笑着说:“即使眼睛是雕刻的,你也可以戴老花镜。如果你的身体允许,你可以在80或90岁的时候做。”

© Copyright 2018-2019 straiker.com 水鸭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