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博会」红楼梦里最像“小姐”的丫头,一生骄纵最后却惨死在土坑上
发布日期 : 2020-01-11 12:42:21 点击 : 866

「通博会」红楼梦里最像“小姐”的丫头,一生骄纵最后却惨死在土坑上

通博会,怡红院的丫头中,有两个是老太太指派过来的,一个是袭人,另一个是晴雯。袭人凭借着谨慎努力,终于先暗后明如愿挣上了每月二两银子的月例,成了宝玉的准姨娘。晴雯却惨死在表哥家的土炕上,让多少人为之扼腕,悲叹晴雯之余将恨恨的目光投向了王夫人。的确,晴雯之死,怎么也绕不开王夫人,不是她错疑错怪将晴雯撵出去,晴雯怎会落得如此下场?其实,晴雯之死并没有这么简单。

▲87版《红楼梦》剧照,晴雯。图源网络

多数人认为袭人和晴雯都是老太太指给宝玉的“预备姨娘”,可细听王熙凤说的这段话,却发现二人身份并不相同:“袭人原是老太太的人,不过给了宝兄弟使。他这一两银子还在老太太的丫头分例上领。”

你看,袭人的身份还是老太太的丫鬟,不过是派她过来给宝玉使唤。老祖母生怕照看她宝贝孙子的人不尽心,非得亲自挑选个“有些痴处”的,服侍谁眼里心里就只有谁的袭人来才放心。袭人的任务就是把宝二爷伺候得妥妥帖帖的,她人在怡红院,工作关系却还在老太太屋里。

晴雯却不同,贾母自己说过:我的意思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她(晴雯),将来只她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这才是准姨娘的身份。

老太太是明公正道从屋里选拔出一个各方面都出类拔萃的人给了宝玉的,晴雯连月钱银子都转到怡红院的丫头份例上支领,袭人却只是借调。

即便如袭人自认为的那样,“老太太已是将她与了宝玉了”,至少在贾母心中,晴雯才是第一人选,袭人顶多算是后补队员。

▲87版《红楼梦》剧照,袭人。图源网络

贾府里的规矩是“凡爷们大了,未娶亲之先都先放两个人伏侍的”,老太太作为一个祖母,未必两个妾室都替宝玉做了主,总要给他老子娘留一个名额才好看。袭人和晴雯也不见得不知道主子对自己工作上的安排,看她俩的表现就明白了。

袭人小心谨慎,处处操心,一副保姆的姿态----这是她份内之事,也是她为日后能够“争荣夸耀”垫的底。

再看晴雯,完全一副“小姐”架势。小丫头们错一点儿半点儿,她要么拿针扎,用指头戳,抄起一丈青来给两下子……好像她才是这里的主人。满眼看看整个怡红院,谁也没有这么牛的脾气。

袭人说她“横针不拿,竖针不动”,王夫人回贾母的时候也提到“我常见她(晴雯)比别人分外淘气,也懒”。有人觉得这是污蔑晴雯----那病中补孔雀裘的不是晴雯吗?再细想想,晴雯在宝玉屋里这几年,除了补孔雀裘,还做过些什么呢?

往门斗上贴宝玉写的“绛云轩”三个字,二爷回来后立马撒娇:“我生怕别人贴坏了,我亲自爬高上梯的贴上,这会子还冻的手僵冷的呢。”宝玉赶紧握住她的手给暖着,两人手拉手一同仰望门上的字,一副时间静止岁月静好的模样。

端午节给宝玉换衣服,失手跌坏扇子骨,宝玉说了几句,她又哭又闹,最后还是宝玉哄着她撕扇子玩儿才算过去。二爷为了哄她开心,顺带着连麝月的扇子也遭了秧,气得麝月说她“造孽”。

其它时间,她在和小丫头抓子儿,按住芳官儿打闹,和碧痕拌嘴……

再看袭人,一直勤勤恳恳,又会和气待人,又会见机行事。针线不及晴雯,可人家连丧事上二爷佩戴的素色扇套这种小事都想到了,抽空就给做一个新的。模样不及晴雯,就用温柔大方,小心谨慎来弥补。上至主子们,下至老嬷嬷小丫头们,都是嘴里一口一个“袭人姐姐”、“花姑娘”的叫着,口碑好的不能再好。

袭人和晴雯多么像两个学生:一个处在备考的高三阶段,勤勤恳恳努力争取;一个如已被录取的大一新生,身心放松逍遥自在。

▲晴雯撕扇。87版《红楼梦》剧照。图源网络

别的不说,只说她俩对宝玉的乳母李嬷嬷的态度就明显不一样。

李嬷嬷这人一把年纪不知收敛,不懂进退,搞得宝玉都头疼。宝玉给晴雯留的豆腐皮包子,她拿回家去给孙子吃了,给袭人留的糖蒸酥酪,也被她赌气吃了个精光。相似的事件,结果却天差地别。

豆腐皮包子那回,宝玉问晴雯:“今儿我在那府里吃早饭,有一碟子豆腐皮的包子,我想着你爱吃,和珍大奶奶说了,只说我留着晚上吃,叫人送过来的,你可吃了?”

晴雯上来就告状:“快别提。一送了来,我知道是我的,偏我才吃了饭,就放在那里。后来李奶奶来了看见,说:‘宝玉未必吃了,拿了给我孙子吃去罢。’她就叫人拿了家去了。”

接着又得知枫露茶也被李嬷嬷喝了,气得宝玉砸了茶盅,对沏茶的茜雪一通大吼。

其实一碗茶对宝玉有多重要?费心留的包子晴雯没能吃到,这才是让他最窝火的事情。

倘若晴雯息事宁人一点儿,倒霉的茜雪也不至于被撵出去。

李嬷嬷过后说道:为茶撵茜雪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既知道枫露茶的前因后果,那豆腐皮包子掺杂其中她定然也是知道的了。李嬷嬷焉得不恨?

晴雯被撵时,连园子里不知名的几个老婆子都在趁恨:“阿弥陀佛!今日天睁了眼,把这一个祸害妖精退送了,大家清净些。”不知晴雯无意中得罪了多少人呢!

再看糖蒸酥酪事件。

宝玉命取酥酪来,丫鬟们回说:“李奶奶吃了。”

宝玉才要说话,袭人便忙笑道:“原来是留的这个,多谢费心。前儿我吃的时候好吃,吃过了好肚子疼,足闹的吐了才好。她吃了倒好,搁在这里倒白糟塌了。我只想风干栗子吃,你替我剥栗子,我去铺床。”

宝玉听了信以为真,方把酥酪丢开,取栗子来,自向灯前检剥。同样的事,袭人处理的轻描淡写,既能哄过宝玉,又一个人都得罪不着,自然人人称赞。

此事如此,彼事也如此。

袭人被宝玉一脚踢的吐血,低调的让宝玉“打发小子问问王太医去,弄点子药吃吃就好了。”她怕“闹起多少人来,倒抱怨我轻狂”。

晴雯可不管这个,她夜里吓唬麝月着凉了,又是请中医看病,又是找凤姐要西洋药“依弗那”,完全不顾别人怎么看。胡太医给她诊脉时,见到她手上两根指甲“足有三寸长,尚有凤仙花染的通红的痕迹”,误以为是哪位小姐。

婆子笑话太医没见识,可这也难怪胡太医,两三寸长的指甲,怎么也想不到是个丫鬟啊?丫头不需要做事的吗?怎么会留着那么长的指甲?

在怡红院里,留着三寸长的指甲的,可能除了晴雯,没有第二人。

究其原因,是袭人一直把自己当做怡红院的丫头,晴雯呢,迷失在准姨娘的身份中不能自拔。

▲晴雯和宝玉。87版《红楼梦》剧照。图源网络

绣春囊事件出了之后,无辜的晴雯是第一个被撵出去的人,罪名是“生得太好了”。

直接原因是王善保家的告了黑状:“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她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象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他就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妖妖趫趫,大不成个体统。”

绣春囊关晴雯何事?为何突然之间她就成了“狐狸精”?还不是平时树敌太多,让人看不顺眼吗?

“出了名的至善至贤”的袭人再不会有人背后告状。

再看晴雯给王夫人留下的第一印象: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象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

即便没有王善保家的告状,晴雯在王夫人眼里也不是“善类”,绣春囊只是个借口,王夫人撵晴雯是迟早的事。

老太太听了王夫人关于晴雯得“女儿痨”出了怡红院的汇报,只是感叹了一下,并没有多么惋惜。

在金玉满堂的荣国府,美貌的丫头从来不是稀缺资源。实在挑不出来还可以像贾赦似的花八百两银子买一个嫣红那样的呢。

所以晴雯被撵也好,真得了女儿痨也罢,对贾府的主子们来说只是平常小事。

▲王夫人。87版《红楼梦》剧照。图源网络

可怜天真的晴雯,一直将自己看做宝玉未来的妾室,过早的使用了这尚未到手的砝码,自持过高惹人抱怨,自己却不明所以。

“女儿痨”只是王夫人捏造出来的一个谎言,并非晴雯真正的死因。

她的判词中有一句“寿夭多因诽谤生”,然而这“诽谤生”的原因却是高调。

晴雯幻想中的未来是美好的,她却太低估了人性中的恶。

抄检大观园时,一同被撵出去的还有司琪、芳官、入画等人。

这些人中,芳官蕊官藕官出家,司琪为情而自尽----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可见“被撵”并不见得致命。可晴雯只离开怡红院一夜功夫就死了。

前两天夜里面对凤姐带领的抄检团队,她虽病着,也还有力气“挽着头发闯进来,豁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捉着底子,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

为何才撵出去一天就气息奄奄,次日五更就命丧黄泉?

除了病体未愈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心理落差太大。

自从被老太太定为准姨娘,晴雯一直“心比天高”,觉得这辈子都会在宝玉身边。相对袭人的先下手为强,碧痕打发二爷洗澡,席子上汪着水洗了两三个时辰,她都知道,却不屑于这种偷偷摸摸----急什么呢?她和宝玉“大家横竖是在一处”。

▲林黛玉,晴雯。87版《红楼梦》剧照。图源网络

可惜,晴雯千伶百俐胸有成竹,却看不透大宅门的水有多深。

自她从王夫人屋里出来,就已经料到自己在怡红院的地位可能不保,如同后来黛玉听到宝玉的婚事“绝粒”一样,晴雯也是“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

被撵出怡红院的那一刻,她连做一名普通丫鬟的希望也没了,如同经历了一场梦,从被赖大家买来,到给了贾母使唤,再到被指派给宝玉,直至眼前的一切成空……

心气高傲又天真的晴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就是现实。

顷刻间她灰心至极,对未来的期待一下子幻灭,失望和绝望使她心既死,身亦亡。

林梅朵品红楼系列 | 历史大学堂官方团队作品 | 文:林梅朵

万博手机客户端下载

© Copyright 2018-2019 straiker.com 水鸭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